霍霍霍霍霍霍霍

霍柒羽或者蝶子,或者简单点叫霍柒 霍羽也行
专产全职相关粮的小号,cp挺杂
可能是个电竞记者

#蓝雨的队长和副队都是柠檬水

黄少天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,清爽又有些酸甜,咽一口下去浑身都觉得清凉起来了。可是没一会儿就黏黏的,把你的喉咙黏在一起去,那你就更离不开他啦,一口接着一口,你发现他一直在黏你了吗?黄少天真是一个小太阳,偏偏给你的又是你所要的清凉。

窗外却没有太阳啦,隐约才看见雨水打下来。你再喝一口柠檬水,呀――怎么有点苦呢?这就是喻文州了,他是一杯泡了柠檬片的柠檬水,还不喜欢加糖。他就会一边笑着问你要不要加糖,一边又引诱着你说不要不要,你就是糖。
是的呀,喻文州就是糖,他本身就是这样的,酸涩与苦味包裹了你整个口腔,只不过甜味儿还没来而已。他安慰你说会来的会来的,就像当初的他会变成现在的队长一样,甜味总会来的。

【叶蓝】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北海吗?

*ooc致歉,有bug致歉,文笔不好致歉。这次排版有点乱,致歉。
    
*第一次写完完整同人,啪啪啪啪啪啪。

*你们能夸夸我了吗?小心心也行。

    
     蓝河说,他见过的。

     大概是好几年前,许妈妈替他收拾好了行囊,十分果断地把蓝河踢出了家门,对他说:“年轻人不要整天在家里,我给你的机票带好了啊,去乡下玩玩。”于是蓝河就这样被强制性旅游去了。

     但其实那地方不是什么乡下,是北海。蓝河站在紧闭的门前哭笑不得:“妈……人北海好歹也不算是小城市了呀。”

     该走还是要走的。蓝河心情不算差地登上了飞机,然后看了看挂在西方天空的太阳,打算先补个觉。

     这不睡不要紧,一睡,他竟然梦见了――君莫笑!

     君莫笑是谁?答案:第十区的噩梦,副本记录绑,野图boss抢,可怜蓝河屡次尝试拉拢这人,还屡次被反忽悠。梦中,蓝河正与公会中几人聊天,蓝河突然一时兴起,打算去推个副本,哪知刚打算进去,就看到君莫笑慢悠悠带着寒烟柔几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  蓝河一看到这张系统脸就气,气得他牙痒痒,于是他开始边睡边磨牙。他旁边睡着一青年,被磨牙声一扰,顿时醒了。奈何他不是个会扰人好梦的性子,只得听着。

    可是蓝河正在想着:谁来推醒我!

    小青年是不会推醒他的。蓝河仍然在睡,梦中他背后一凉,提防地看着君莫笑。君莫笑笑道:“小蓝,你紧张什么呀?”蓝河没说话。君莫笑又问:“小蓝,想不想吃键盘呀?”

      蓝河想到了他的副本记录。蓝河怒了,他大吼一声:“垃圾君莫笑,毁我和谐十区!”

     他猛地惊醒。

     然后蓝河发现自己在飞机上,自己梦中喊的话已经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。爱面子的小青年脸一红,默默缩回到座位底下,看到旁边人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。他觉得有点尴尬,于是他开口:“不好意思,我刚才吓到你了吧?”

     呸。蓝河在心里打了自己一巴掌。现在更尴尬了。

     旁边青年默默想:的确是吓到了。嘴上却是很文雅地说道:“哪里哪里,没有的。”想了想,又问:“我也玩荣耀的,这君莫笑是谁啊?”

     君莫笑是谁?又是这个问题,可换了蓝河来想,答案就很不一样了。君莫笑是谁?

     当然是叶秋大神呀!

      蓝河突然想到了这一点。他张了张嘴,又想到不能把这件事昭告天下,于是他说:“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 其实蓝河这样讲,他内心是很不舒坦的。叶秋大神那样厉害的人!虽然不是他的偶像,但也是许多人心中的情怀了啊,怎么能说是普通的高手呢!于是他心里这样想着,一边更加称赞道:“高手,特别厉害的高手,嗯……是全十区最厉害的高手!”

     旁边人愣了愣,没有想到君莫笑在蓝河心中评价这么高。他应了几句,又问:“你游戏帐号什么啊?”蓝河说:“我是第十区蓝溪阁工会的会长,游戏名叫蓝河。”

     他突然心虚了一下,他刚刚说完这君莫笑最厉害,转眼又自报家门,是不是会显得很没面子啊?

     他转头,看到小青年也是一副心虚的模样,他想,你心虚啥,我才是最尴尬的那个。两厢于是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 场面一度十分沉默!蓝河顾左右而言他,打了个哈哈又把话题扯到副本上,又聊起来了。这会儿还有十多分钟就到北海,附近的荣耀玩家也都趁这一时候聚过来聊天,一时间,气氛倒是十分融洽。

     “小哥,你也是这么想的!”

     “是啊!小哥,咱们真是太有缘了!”蓝河看着一位眉清目秀的荣耀粉,满脸惊喜。“小哥你哪个战队的粉丝啊?”

     他们俩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:“微草的!”“蓝雨的!”

     完了,天聊死了。两个小青年有点默然地想着。

     北海恰好到了。人们在尴尬的氛围中收好行李,一个个下了飞机。蓝河打开导航,正要去酒店,转头碰巧看见东张西望的隔壁座那个青年,然后又看见他头一转就往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 蓝河吓了一跳,小青年走到他面前,问他:“你要住这个酒店吗?”

     蓝河看了一眼,的确是这个。他点头,小青年立刻道:“那正好,你顺路把我送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 蓝河发现他看错了,这个小青年一点都不腼腆。

     到了酒店,他又发现自己就在小青年隔壁,蓝河啧啧默道造化弄人,看着天色渐暗,他热心道:“不如我请你吃顿饭吧!”

     小青年真的很不腼腆,他毫不客气:“好啊,谢谢了啊。” 蓝河:“……”

     蓝河其实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招牌,但是他想了想,觉得一定有海鲜。广东人对于这方面一向很有天赋,他们兜兜转转,真的走到了海边,看到了一堆的大排档。

     蓝河专挑了家没人抽烟的,一转头看到了小青年郁闷的模样。小青年看到他的表情,突然惊喜道:“换一家?”

     蓝河心想:这货真像小孩子啊。但是他态度坚决:“不换,就这家。”

     两个人走进去,蓝河点海鲜轻车熟路,坐好没多久菜就上了,好吃且不贵。蓝河聊着,突然想起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要不帐号卡也行。”

     小青年默默咽下一块鲍鱼,他半晌后才开口,有点谦虚的样子:“我姓叶。”

     蓝河觉得这个人的面部表情是不能信的,说不定正在暗喜与叶秋同姓呢。他对于叶秋的君莫笑身份仍然是很不爽的,于是他颇有几分报复意味地说:“那我就叫你小叶吧。”

     说出去跟叫叶秋大神“小叶”一样,多厉害。叶小青年却突然噎了一下。“……行吧。”

     海鲜分量太足,两个人又打算到街上走走。蓝河刚打算感叹这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”的环境时,一转头看见小姑娘于巷中被围。

      蓝河顾不上无语,他的正义分子在叫嚣。蓝河让叶小青年原地等待,他拿好单肩包,悄悄走过去――但是哪可能不被发现。领头的人脑袋突然就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 蓝河当机立断,他举起单肩包砸在混混头上,趁他们还蒙,一把拉住妹子就跑。然后小青年被留在了巷外。

     叶小青年:……

     蓝河觉得自己今天很帅,因为他英雄救了美,只可惜没有要到号码……呸,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 重点是他现在愿意当美,愿意被英雄救――因为他被盯上了!妹子被他送走了,他一转眼,看到死死追杀他的混混们。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方。

     蓝河走位高超,还没被混混们抓住,奈何他――是宅男!耐久不够!

     蓝河听见气势汹汹的喊叫声,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完――然后他就被抓进了小巷子里。

     他有点懵,随即凭直觉挣扎起来,挣扎着挣扎着,就听见:“再动我就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 蓝河还是动。于是他的嘴唇下一秒就被另两片唇贴上。

     蓝河的思绪突然爆炸。几个声音传过来,让他渐渐清醒。

     ――“老大,这里有对同性恋!”

     ――“卧槽!你回来!”

     ――然后就是他们的喘息声。蓝河在夜色中看清那个人:是还不知道姓名的叶小青年。

     他突然恼怒。

     回去的路上他都没有再说话,他觉得这事还是挺大的,叶小青年也是一句话没出。――但是蓝河肚子开始疼了。

     蓝河皱眉。他刚吃完东西,又开始跑步,胃也应该受不了了。但是蓝河没有预料到这个情况,他没有为自己准备什么。

     可是叶青年发现了,他跟上蓝河问:“你肚子疼?”

     像是又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,叶小青年笑了,他说:“小蓝,我给你变个魔术?”

     蓝河觉得这副腔调有点儿熟悉,但他不管。他定定看着叶小青年,这种时候――变什么魔术!没想到叶小青年很固执,他伸出两个拳头,问:“你猜哪个有糖?”

     蓝河不由自主伸出手,点了点他右手。叶小青年的右手里并没有糖。他又点了点左手,左手摊开――还是没有糖。

     蓝河:“……”

     叶小青年说:“小蓝怎么还喜欢吃糖!跟小孩儿似的。”他说:“糖没有,但是有糖衣止痛药。”

     蓝河有点儿诧异地抬头看他,药片已经伴着温水进到他嘴里,他想到:哇,太贴心了吧。

     叶小青年轻松挑起话题,一路上又变得融洽起来。只是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。蓝河的鬼胎是:我的天,我好像有点喜欢他。

     进入酒店,两人相互转头进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 “诶,小叶――”蓝河没头没脑喊了一句。他回来看着蓝河,蓝河此刻有点窘迫,他说:“小叶――晚安啊。”

     “哎,小蓝晚安。”叶小青年脸上挂着一抹笑回话。蓝河想:我的天,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他了。

     当晚,蓝河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自己在俱乐部的时候。他当时被叶秋敲诈了一笔,只为一个野图boss;同事和工会成员纷纷感到悲哀,他却盯着对话框,看起来有点傻。笔言飞跟蓝河熟,他看了一眼就大惊失色,他喊道:“老蓝!你喜欢君莫笑?你喜欢叶秋?!”

     蓝河突然醒了,他的日记还没有写。于是他摸出本子,在迷迷糊糊中写道:我可能是喜欢这个姓叶的小哥。

     ――????嗯???

     蓝河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 ――至于另一边呢,叶小青年进了房门,如释重负般地呼出一口气,走向电脑,熟捻地插卡,登录荣耀。

     帐号卡上刻着三个板板正正的字:君莫笑。

     旅游是很快就要结束的,蓝河与小青年挥手告别,内心充满了罪恶感,他想:我居然同时喜欢两个人。

     回家后,也不知过了多久,平淡的日子里突然蹦出一条新闻――《叶秋带新战队复出!其真实姓名竟是叶修》。

     蓝河看到叶修的照片就傻了。

     北海的那个“小叶”就是叶神?

      许妈妈敷着面膜推门进来,告诉蓝河让他准备行李去北海,一进来就看见蓝河一脸见了鬼的模样。

      许妈妈想到自己脸上的面膜,她认为蓝河这是在挑衅自己。她面色阴沉地举起行李箱。

      “诶妈,妈你干嘛!放下箱子――诶妈你别砸人啊!”

     许妈妈第一次实际上是让蓝河踩踩点,这次是让蓝河当导游,可谓是坑儿子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 她毫无负罪感,笑意盈盈地把一切都交给蓝河,然后自己去了商业街。“这是妈妈的特权。”她笑得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 蓝河安顿好一切事务,把毫不疲惫的逛了一天的许妈妈接回到酒店,他闲得没事干,打算上街逛逛。

     他不想玩荣耀。他现在知道他喜欢的不是两个人,但是没办法,他无论在哪儿都见不到的。

     他喜欢的人,离自己真远啊。

     蓝河抬头望天,有点忧郁。

     下一秒

      叶修叼着根烟,和兴欣全员压马路,面前站着个懵逼的小青年。

     “叶、叶神?”

      叶修咬咬烟,说道:“呀,小蓝不认识我啊,我是你小叶啊。”

     说来实在好笑。

     他做好永远仰望的准备,却发现他的星星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 蓝河有点想哭,想大声喊。――然后他就看见了跟在后面眼神意味深长的兴欣队员。

      蓝河:……

      蓝河:emmmm……

      也就是打了个照面,他们就各自走了,只是蓝河听到了――叶修的房间号和上次一样!

      蓝河想:他的房间号也和上次一样的。

      他突然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  但是惊喜是没有用的,蓝河说他:不是好面子!其实这就是好面子了。今晚的蓝河格外好面子,他居然宁愿不说出来也不要承担把关系搞坏的后果。

      何必呢!他又想。但是他最后还是按耐不住自己出门的双腿。

      蓝河在叶修房门前站了不知道多久,等他反应过来,凌晨三点多了。蓝河有点吓了一跳,他想:大晚上的我出来干嘛呢?

      蓝河努力说服自己,他指着自己的胃说:“饿!都给我饿!”

      等他真的以为自己饿了,他打算出去买一碗河粉。有一位老爷爷十分辛苦,大半夜也支着摊,蓝河上去,鬼使神差买了两份。

      蓝河走在海滩上,心中的情绪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  叶修在酒店里上着荣耀,听到一阵脚步声。叶修听力很好,他听到脚步声的主人在他房间门口停下来,过了不知多久,又离开了。

      叶修听着,突然感觉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 他穿上外套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 也就是在海边的时候,两个人相遇了。叶修有点喘,但是他假装没有这个细节。他说:“哟,这么巧,小蓝同志。你拎着两份儿河粉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 这个问题,蓝河可以有很多种回答。他可以说他自己大胃王吃两份,也可以说是给许妈妈带了一份,也可以像他之前安慰自己的那样,说这是帮助卖河粉的老爷爷。

      但是他突然不愿意了,于是他用了最笨的那一种回答――也就是实话。

      他说:“叶叶、叶、叶神――我是要追你!”

       蓝河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   对面人却发出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   “哦,那有点巧。”

      海风声掩盖了所有,也模糊了所有,只有时针清晰地指向四点整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  “请问您见过凌晨四点的北海吗?”我面向叶修,再次问道,内心暗暗腹诽,这是什么鬼问题?

      没想到叶修竟然点点头,说:“那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  哈?我咋舌,没想到叶修这个宅男也会早起去看旅游景区。然后就听一旁的蓝河说:“熬夜玩游戏见着的吧?”

      我忍俊不禁:这才对嘛!

      叶修说:“小蓝,你不也是吗?”然后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斗起嘴来。我想到:“你们两个好像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  叶修哈哈大笑:“是小蓝像!你们电竞之家的小同志最近怎么这么狂啊?”

      我这才发现把心里话说出来了,于是眨眨眼,迅速甩锅道:“沐橙女神说的!”叶修无奈道:“这小孩儿……”也不知道是说他还是说她还是说我。

      “谢谢叶神本次接受采访。”我站起来友好握手,开始整理东西,顿了顿,又开口道,“叶神,要和蓝桥春雪大大白头偕老哦。”

      蓝河猝不及防,一下子红了脸。

      我下了楼,他们在后面,走得稍慢些。外面正下着雪,他们所说的话清晰地落入我耳中。

      “叶神,你那天为什么凌晨就起来了啊?”

      “这是命运在指引我遇见你啊,小蓝。”

      蓝河的脸红了一瞬,他喊道:“叶神,你别又撩我!”片刻后,又小声补充:“……还有,以后别老熬夜了。”

      我回头看向他们。雪满天飘着,像颗粒一样小,却是很安逸地落着。我看见他们越走越远,真的白了头。

【叶蓝】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北海吗?[预告]

*第一次……正经写同人,所以矫情点来个预告。

*标题灵感是来自于洛杉矶的那个……但是意思是完全不一样了。

*BUG贼多,我不是一个正经粉丝,ooc和时间线混乱之类的……道个歉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 蓝河说,他见过的。

――

    大概是好几年前,许妈妈替他收拾好了行囊,十分果断地把蓝河踢出了家门,对他说:“年轻人不要整天在家里,我给你的机票带好了啊,去乡下玩玩。”于是蓝河就这样被强制性旅游去了。

――

    梦中,蓝河正与公会中几人聊天,蓝河突然一时兴起,打算去推个副本,哪知刚打算进去,就看到君莫笑慢悠悠带着寒烟柔几人过来了。

    蓝河一看到这张系统脸就气,气得他牙痒痒,于是他开始边睡边磨牙。

――

    旁边那人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君莫笑在他心里评价那么高。

    他问:“那你游戏帐号什么呀?”

    蓝河说:“我是蓝溪阁工会的会长,游戏名叫蓝河。”

    他突然心虚了一下,他刚刚说完这君莫笑最厉害,转眼又自报家门,是不是会显得很没面子啊?

――

    小青年有点谦虚的样子:“我姓叶。”

    他们相互转头进入各自的房门。

    小青年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,走向电脑,熟捻地插卡登录荣耀。

    帐号卡上板板正正刻了三个字――君莫笑。

――

    北海的那个“小叶”就是叶神?

    许妈妈敷着面膜推门进来,告诉蓝河让他准备行李去北海,一进来就看见蓝河一脸见了鬼的模样。

    许妈妈想到自己脸上的面膜,她认为蓝河这是在挑衅自己。她面色阴沉地举起行李箱。

    “诶妈,妈你干嘛!放下箱子――诶妈你别砸人啊!”

――

    “叶、叶神?”

    叶修叼着根烟,和兴欣全员压马路,面前站着个懵逼的小青年。

    叶修咬咬烟,说道:“呀,小蓝不认识我啊,我是你小叶啊。”

――

    “叶神?你怎么出来?”

    “嗯――想吃小蓝买的河粉。然后命运就指引我来了。”叶修看了看蓝河手里那两盒河粉。

    “――小蓝买两盒,是要给谁啊?”

――

    “叶叶、叶、叶神――我是要追你!”

    蓝河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 对面人却发出一声轻笑。

    “哦,那有点巧。”

――

    “请问您见过凌晨四点的北海吗?”

    “那当然了。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这就是个预告,虽然有点矫情但是我忍不住发的欲望……

后面客串了一把电竞记者,对的那个就是我。
我也不知道叶修为什么要去北海,可能是上天的旨意吧。

最后继续,ooc和BUG,致歉;还有预告占用tag也致歉;还有文笔辣眼睛,也致歉。

明天写好了发全部。